当前位置:六书网 > 其他小说 > 盗墓:五代十国 > 第十章 地下宝阁

第十章 地下宝阁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我抬头看了一眼阿灿,然后双手举过头顶:“阿灿,我是真不想走下去了”。又指了指一旁的山鬼魃,接着说:“要是后面还有这种东西怎么办,我们这三个伤员,还能打死第二头吗?”。

    阿灿叹了口气,说:“河南猴子是多,但又有几只猴王呢?你傻不傻,要是这东西可以量产,八国联军还能打进来?文龙老爷子怎么会有你这么怂的孙子。”

    诗杰此时也开始帮腔:“老乡,这我可要说说你了。你既然要吃这碗饭,就要有这方面的觉悟。富贵险中求啊,如果随便刨个坑就能出宝子,那人人都去了啊,还要我们这种干嘛嘞?搬东西谁不会啊?”。

    场面一度十分尴尬,我这次就是抱着见世面的心态来的,根本没想到里面竟然那么凶险。可他们两人的话又在理,一点也找不到反驳的破绽。的确啊,来是我自己要来的,要是真的感觉害怕,当初就应该把地图卖给假瞎子,然后回家享福,没必要趟这滩浑水。想到这里,我只能默默捡起地上的短刀和花撸子,对他们说:“走!继续!”。

    经过一番短暂的商议,我们决定先回到诗杰掉下来的耳室里瞧瞧,毕竟有这等邪物镇守的地方,往往都藏着惊世的宝子。

    进入这个甬道的瞬间,我明显就感觉到了不同,两边的墙上密密麻麻地刻满了类似符咒的花纹,好像是为了震慑那只山鬼魃。而在耳室的东南角,则停放着一口不大不小的石棺,也雕刻着类似的花纹,棺盖已经被打开。在月光的映衬下,散发出一股诡异的气息。

    此时我又有点慌了,毕竟刚才的打斗还让我们心有余悸,指着石棺对阿灿说:“这里面不会是山鬼魃的窝吧?”。

    阿灿摆出一副满不在乎的表情,说:“打开看看就知道了。我们重新填充弹药,分别站在石棺的两端,胖子过去撬。如果里头是山鬼魃,那就几枪给他干爆头”。

    我觉得这个方法可行,又看向诗杰。诗杰却有不同意见,转头盯着阿灿说:“灿哥,你不在墓室的东南角点个蜡烛吗?不问问墓主人乐不乐意?”

    阿灿“呸”了一口,大骂道:“死胖子,我们可是来偷东西的。你偷东西之前给主人打电话啊?再说了,耳室里面的棺椁,怎么可能是墓主人?丫鬟、侍妾、山鬼魃……这些都有可能,他们同意也没用,你只管开你的得了。”

    诗杰还想辩驳,却也找不出什么理由,嗯哼了半天,愣是半个字都没憋出来。我心里其实也明白,对于阿灿这种逍遥惯了的人来说,繁文缛节就是一纸空文,用来擦屁股都嫌膈得慌。

    之后的事情就非常简单了,我和阿灿装弹、站位,诗杰拿起撬棍准备。随着几声沉重的闷哼,石棺的棺盖被缓缓地移开,展现在我们面前的不是想象中的丫鬟、侍妾、山鬼魃,反倒是一个狭长的盘旋楼梯。

    “牛x啊,这个墓主人够高大上,死了还想着住多层大别墅。”

    阿灿一听我的话,调侃道:“这哪里是别墅啊,你家别墅要用一个山头?这根本就是家里的藏宝阁”。

    诗杰一听就来了兴致:“什么?藏宝阁?宝子!!”,说着就要往下跳。

    这下把阿灿气得,抬手就给了诗杰一个大嘴巴子,说:“你那对招子是摆设吗?好好看看这个楼梯!”

    他这么一说,我们又都看向楼梯,惊讶地发现:上面竟然有几个淡淡的脚印。我伸手擦了一下,居然还有一些湿润,应该是刚踩上去不久。难道有人走在了我们的前头,先一步到达了这里?

    “诶?你们看那是什么?”诗杰指着远处说道。

    我们又顺着他指的方向看去,发现在不远处的台阶上,隐约可以看到一个子弹壳。此刻正在矿灯的映照下,闪烁着淡淡的明光。

    阿灿又拿出几根荧光棒折断,一股脑地全扔了下去,这下我们终于可以看清周围的一切。楼道的石砖壁上,密密麻麻地嵌满了弹孔,而台阶上则是明晃晃的子弹壳与斑驳的血迹。

    诗杰直呼好家伙:“我靠,这黑帮路子挺野啊,火并还约到古墓里。”

    我当然知道这家伙是在打屁,干脆就没有理会他,而是学着007的样子,捡起一枚子弹壳端详起来。

    阿灿一把薅走弹壳,又用矿灯照了照,说:“是步枪子弹,5.56mm口径。那伙人的装备比我们好得多,肯定是边打边退的”。

    我同意阿灿的说法。在我们之前,肯定还有一群人来过这里,也进入了这个耳室,又在开棺寻宝的过程中,不小心放出了山鬼魃并且展开激战。或许是因为装备上的巨大优势,使得他们没有减员,却也不得不退到了藏宝密室之中。如果我们现在贸然下去,很可能会打一场不小的遭遇战,运气不好就会被全员射杀。

    我和诗杰都看向了阿灿,好像在让他拿主意一样。尽管来的时候,我们不是一伙人,但现在也有共患难的交情了,要是没有他,我和诗杰可能早就死了。

    阿灿被我们看得一激灵,一下捂住关键部位,说:“你们看我干嘛,我不是你们想的那种人,给多少钱都不干!”。

    我被他搞得很是无语,也不撒泡黄汤照照自己,张口就说出这种虎狼之词。定了定神说:“你想到哪里去了,我们就是想问问你,到底下不下去。下去的话,我们就去扒了甲士的衣服,虽然脏了点,但也比射成马蜂窝强”。

    阿灿眼睛里闪过一道狡黠的神采:“好主意,你拿枪在这里守着,我和胖子回去扒衣服。遇到情况就鸣枪,我们会马上赶过来”。说完就拉上诗杰疯一样地跑了,甬道里还充斥着诗杰“慢点……你tm走慢点……”的回响。

    等了大概有二十分钟,我是越想越不对劲,话说这两人怎么还不回来?留我一个门外汉守墓门,那肯定不行啊。万一下面的队伍修整好了,准备返回上层来,我这一把上世纪的古董枪,又能管什么用呢?总之是越想越不对劲,越觉得不对劲越怕。想抬手鸣枪,又怕打草惊蛇,思来想去还是回去看看……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