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六书网 > 其他小说 > 盗墓:五代十国 > 第七章 墓血

第七章 墓血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阿灿和诗杰闻言都是一惊,立刻把手电光汇聚到一处,也惊讶地说不出话来。到底是一同上山的同伴,如今就这样不明不白地死在了自己的眼前,换了谁都不会觉得好受。

    诗杰皱着眉头,问:“难道他们已经罹难了吗?其他的树上会不会有狗明的尸体?”。

    我朝他摆了摆手,分析说:“按照我们刚刚发现的规律,这些树上悬挂的尸体,全都是拼接而成的。要知道他们是不是被干掉了,只需要把假瞎子的尸体拿下来瞧瞧就知道了。”

    阿灿依旧是十分冷静,拔枪、抬手、射击一气呵成,随着“嘭”的一声枪响,假瞎子的尸体就开始了自由落体运动,一瞬间就砸到了地上。

    “这听着分量不轻啊?”诗杰第一个跑了上去,抓起假瞎子的手腕,用力把他拽了起来,细细端详了一番:“尸体还没发硬,脸上的表情也十分平静,死的时候应该没遭什么罪,身上的东西也都是原装的,难道是狗明黑吃黑了?”。

    阿灿轻蔑一笑,说:“不可能,狗明也不是傻子,下地这种事情是多一个人就多一份保障。他如果要杀我们,完全可以等行动结束再动手,况且这老头的尾款还没结给我们呐,谁又会和钱过不去呢?”。

    我点了点头表示有理,转头对阿灿说:“你还去吗?”。这话其实是说给诗杰听的。对待他这样的人,你直接问他,他肯定是第一个撤退的那个,可假如是二比一的情况下,他不答应也会硬着头皮接下。

    果然,诗杰挠了挠头,立刻就回道:“这……去去去,当然去。不然你给我报销本钱啊!再说了,你一个人去,如果被黑吃黑了,连个给你收尸的人都没有,到时候跟假瞎子一块挂树上,黄泉路上还能下个象棋”。

    大概又走了一个小时左右,我们终于到达了目的地,此时已是凌晨一点。

    我们围着假瞎子他们的营地转了几圈,除了一摊没烧完的篝火,以及一旁支离破碎的帐篷,可以证明他们在此地歇息过之外,没有发现其他有价值的信息。

    阿灿去捡了些干柴扔进火堆,火势有所增强,又煮了点吃的分给我们,之后一脸凝重地跟我们说:“我刚刚检查过了,狗明的装备都不见了,这小子可能已经下去了。我们休息半个小时,另外开个口子下去,之后的事情我就没有办法了,毕竟他在暗我们在明,被偷袭的可能性非常大!”。

    诗杰一改平日里的张狂,掏出一根烟递给阿灿,说:“灿哥,之前是我们不懂事,您大人不记小人过,别跟我们计较。依你之见,这个口子该从哪里开呢?”

    阿灿接过烟点上,看了看我,说:“我也不是很清楚,但假瞎子之前提到过,我们这次倒的这个斗,应该是一个五代的墓葬。那个时候出现了全新的仿木砖雕形式,整体上会比唐代的薄一点,从后墙打进去最为稳妥,伤不到里面的宝子。”

    如果诗杰属于半桶水,那我就纯属一个门外汉,入伙这次倒斗的资本,也完全是靠着老太爷留下的破布地图,因此大多数时间没有说话的份儿。他们这一通分析下来,听得我是云里雾里,只能顾左右而言他,说:“你们觉得有没有这种可能,狗明并没有背叛我们,而是感知到了什么危险,孤身一人又无法去救援假瞎子,只能收拾装备躲起来了呢?”。

    诗杰一听我的想法,也觉得不无可能,正欲发言却被阿灿制止,接过话茬说:“并不是没有这种可能性,但都缺乏线索支撑,还是那句话‘一切都要等下去才知道’。

    之后的过程就极其简单,阿灿堪舆、画图,诗杰打洞,片刻间就打出了一个深达十余米的深坑,我们把翻出的渣土挪开,一面坚实的砖墙就被清理了出来。

    我见他们辛苦,正想着自己挥铲把砖墙砸碎,阿灿却一把夺过了工兵铲,而后又瞪了我一眼,说:“你以为这是普通富商的墓吗?达官显贵的墓葬外围多有机关,轻则刀车机弩,重则礬酸、伏火、水银池,稍不小心就是小命不保!”

    诗杰也明显被吓了一跳,问:“灿哥,那我们应该怎么做!?”

    阿灿也不多说,只见他从帐篷里取出一瓶杀虫剂,又烧了一壶开水,把杀虫剂喷在砖面之上,再用打火机点燃,最后用水壶底面熨烫。反复几次之后,取出一瓶矿泉水,缓慢地淋在砖面之上,而钻面则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产生了裂纹。这是热胀冷缩原理,在倒斗界的实用案例,预热钻面之后,令其急速升温,随后快速冷却,进一步放大砖与砖之间的空隙。

    我转头看向一旁的诗杰,他也早已经惊掉了下巴,叹道:“我们这种名义上接受了高等教育的知识分子,倒头来还不如一个土夫子会学以致用……”

    阿灿也不言语,好似没有听到一样,继续着他的“魔术”。不消片刻,砖面已经寸寸碎裂,用热熔胶粘住之后,被阿灿缓缓地拎了出来……

    “神……”还没诗杰把话说完,一股冲天的血腥味从砖面的孔洞处冒了出来,直冲天灵盖,几乎就要把我熏晕过去。

    阿灿戴上防水矿灯,又拿起手电往孔洞里照去,随后起身摇摇头,说:“这里头都是血,而且还是新鲜的”。

    “灿哥,我们要重新打盗洞吗?我有的是力气!”

    “不用了”,阿灿摆摆手又接着说:“如果没有办法知道范围,那打多少盗洞都没用。我们的时间不多了,总不能给每间墓室都开个天窗吧?还是先扔个火折子下去,试试有没有瘴气再说。”

    我们自然是无法反驳,专家朋友都这么说了,直接执行就是了。正在我们翻找火折子的时候,方才的孔洞里慢悠悠地伸出一只血手,瞬间就牢牢抓住了阿灿的脚踝!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