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六书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后我抢了福宝妹妹的气运 > 第四十七章:上门

第四十七章:上门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重生后我抢了福宝妹妹的气运正文卷第四十七章:上门顾学之回到家中之后,顾老太太骂了一中午,气也消的差不多。

    再对儿子说起这事时,也没有先前那般激动。

    顾学之耐心的听母亲说完,才道,“阿娘,你觉得与郭家的亲事可好?”

    “怎么不好?”顾老太太也不傻,听出儿子话外之音,“你是想毁婚?”

    “阿娘,还没有定下的事,毁婚谈何说起?”

    “那你....”顾老太太盯着儿子。

    顾学之笑道,“儿子今日与友人喝酒,其间他们还问起儿子是不是把女儿嫁给别人做填房去了?儿子自是没有承认,他们反而替儿子松了口气。”

    “外面都知道了?”只要关乎儿子,顾老太太自是看重。

    “是啊,相比起来,郭朗名声不极儿子,甚至被人提起来时还说他是靠裙带关系才有今日,将女儿嫁给这样的人做填房,哪里会没有人议论指点。”

    顾老太太不语。

    顾学之循序渐进劝道,“阿娘,儿子知道你是最受不得旁人指点的,他日儿子得刺史府提拔为官,女眷们宴会时若有人议论家里将女儿给人做填房,阿娘忍得下,儿子却是忍不得的。”

    “罢了罢了。”顾老太太不傻,瞪儿子一眼,“你不同意这门亲事便直说,咱们母子之间哪里用饶这么多道道,我答应这门亲事也不是因为我,是怕得罪县令府。”

    “若儿子不是刺史府门客,周县令愿与儿子结亲吗?即使是这事不成,有刺史府在,周县令也不会为难儿子。”

    听到这,顾老太太是真的放下心,“不过大丫头和男子去祈福节的事也不能不过问,那婆子说的有理,一个小娘子扔在家中,谁知道会出什么事。”

    顾学之回来路上就想到这个问题了,“儿子想着正好要过年,借机会将阿韫接进县里,日后咱们一家子团聚,老宅那边不过是个房子,也没什么让贼人惦记的。”

    “县里房子窄,还有个纪妈妈,哪里有地方住。”顾老太太是不愿的,却又没有旁的办法,“到也不急,等过年时再说吧。”

    今日说的事多,顾学之也没再深劝。

    厨房里,纪安帮钟氏烧火,顾蓁蓁也凑在这里。

    “纪安,你在村里时可知道阿姐时常和谁来往?”

    纪安接过她递的柴,羞涩的低下头,“大娘子每日不是赶女红,便是去山上捡柴,并没有与人来往。”

    还买了很多口粮存起来。

    来县里时,纪妈妈特意暗下里拉着儿子叮嘱一番,让他千万咬死,不能将口粮的事情说出去。

    如今他能跟在老爷身边温书,这份情他是感激大娘子的。

    口粮的事,哪怕面对善良的二娘子,纪安还是愧疚的瞒下去,没有说实情。

    顾蓁蓁坐在一旁的凳子上,双手托着下巴,“那阿姐是和谁去的祈福节呢。”

    “哎呀。”

    顾蓁蓁话音刚落,又惊呼出声。

    只见原本好好坐着的凳子从她身上被踢开,顾蓁蓁摔坐在地上。

    纪安第一时间过去想扶顾蓁蓁,记起男女有别,伸出去的手又收回来,“二娘子没事吧?”

    她从地上起来,手拍着衣裙上的灰尘,眼睛瞪向跑到钟氏身后的弟弟,“文哥,你做什么?”

    文哥瞪着她不说话。

    钟氏也被这一幕吓到,她拉出儿子出来,“文哥,快和你姐姐认错。”

    文哥抿着唇,眼睛瞪着顾蓁蓁就是不说话。

    顾蓁蓁心中有气,又是委屈,眼圈一霎时红起来,还强忍着委屈道,“阿娘,文哥正是调皮的时候,没事的。”

    钟氏左右为难。

    她虽是做母亲的,可在家中她地位最低,孩子们都是婆婆和丈夫在管,她没有教导过。

    纪安也沉着脸看着文哥,须臾他道,“夫人扶二娘子回屋看看,锅里的吃食我看着。”

    钟氏听了点头,松开儿子的手,“蓁蓁,娘陪你看看去吧。”

    顾蓁蓁疼的厉害,没有拒绝,母女两个回了西厢房。

    厨房里只剩下纪安和文哥,纪安蹲下身子烧火,文哥见纪安收回目光,警惕才慢慢放松,饶开纪安往外走。

    纪安垂下的眸子微晃,看着文哥从身后经过时,突然将身旁的柴往身后推去,文哥年岁小又没有防备,被柴绊倒,整个人扑到柴堆上。

    脸上传来的刺痛让他大叫出声。

    纪安回身,也惊呼出声,“二爷可是摔到了?”

    他上前将人从柴堆上抱起,只见文哥的脸被柴戳坏几处,正在往外流血。

    文哥疼的大哭出声,钟氏听到动静跑过来,看到儿子的脸,惊吓不已。

    院子里吵闹,引得顾城也过来,看到弟弟的脸,眼睛也惊呀的睁大。

    纪安一脸自则,“刚刚夫人带二娘子回屋,我正在烧柴,没注意到二爷被柴拌倒,人摔了上去。”

    “阿娘,带文哥去医馆吧,我去找阿奶要钱。”事关面容,顾城也知耽误不得。

    纪安失职,这事却又怪不得他,顾城也没有多说。

    钟氏抱着儿子往外走,人到大门口,听到屋里因为顾城去要钱,顾老太太又骂上,骂钟氏连个孩子都带不好。

    但是关于容貌,顾老太太再心疼还是掏了钱。

    顾城匆匆去医馆,院里终于安静下来。

    顾蓁蓁咬唇站在厢房门口,略有担心的望着大门。

    纪安从厨房出来,关心道,“二娘子身子没事吧?”

    顾蓁蓁摇头,“没事了,到是我的错,若不是我娇气,阿娘也不会没有看住文哥。”

    回想弟弟脸上的血,顾蓁蓁心底生出自责来。

    纪安垂下眼帘,“二娘子不必自责,二爷定会相安无事。”

    文哥那边确实没事,大夫交代结痂之后不要碰水,结痂掉之前不能吃口味重的东西,抹好药之后,钟氏才抱着儿子与长子回到家中。

    少不得又换来顾老太太一顿骂,顾老太太想抱文哥,文哥却只抱着钟氏不撒手,顾老太太看了又生气。

    还是顾学之睡醒之后听说这事后,只让钟氏这几日好好照顾文哥,做饭的事交到了顾蓁蓁手里。

    顾蓁蓁平日里只是打下手,哪里做过吃食,想当面解释又怕父亲责怪,硬生生将话咽了下去。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