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六书网 > 仙侠小说 > 仙丹给你毒药归我 > 第五百五十五章 红珠

第五百五十五章 红珠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仙丹给你毒药归我江湖之远第五百五十五章红珠红珠今年不过二十七八。

    而且因为衣食无忧,保养得当的缘故,容貌和年少时几乎没有太大的变化。

    只眉宇间少了几分撩人春色,多了几分娴静温婉。

    她让下人将陆景三人迎了进来。

    听费捕头说明来意后,泪水便顺着脸颊流了下来。

    “我却是对不起曾郎,年轻时贪玩薄情,而且听妈妈和楼里的姐姐们说,男人的话都靠不住,做我们这一行最忌动情,而只要不动情,以我的姿色,自然可以让男人们都心甘情愿的为我献上银钱。

    “如此一来,就算没遇良人,等将来年老色衰之时,也不必为生计发愁。”

    红珠叹了口气,“那时的我一直深信着这句话,所以遇到曾郎的时候我以为他和我的其他恩客没什么区别。

    “我初见他的时候,他是和他的朋友一起来的,只是却不像他那个朋友一样放得开,显得有些拘谨,见到我后目光立刻就移向了别处,我知道该怎么对付这样的男人。

    “没有一上来就和他打情骂俏,反而与他聊起了诗词,还弹琴给他听,让他慢慢打开了话匣。

    “他之后和我聊的很投缘,还一直感慨我这身才气却沦落风尘很是可惜。”

    “我的心里却觉得有些好笑,若不是从小被卖入青楼,这些诗词歌赋我又从哪儿去学?不过聊聊天就有银子拿还是挺不错的,可惜就是那姓曾的有些小气,光和我说得起劲儿,临走的时候赏银却一文没给。”

    “结果没过几日他就又来找我了,不但把上次忘给的赏银补上了,而且还带了两本诗集送我。

    “我看他呆头呆脑的,但是出手还算阔绰,于是也打起精神来继续应付他,我们谈论的东西不再只局限于诗词歌赋。

    “他给我分享他的日常生活,讲他的那些朋友,讲他两次上京赶考路上遇到的奇事,这倒是挺有趣的,毕竟做我们这一行的,平时都不怎么出门,就更别说离开邬江城了,我对外面的世界一直很好奇。

    “他也问我我的身世,可我的身世很无聊的,爹娘都是佃农,爹一次赌急了眼就把我也给压上了,再然后我又被卖了几次,最后被妈妈给相中了,入了这行。

    “好在妈妈教过我这种时候要怎么说,我就跟他说我是书香门第,只是后来爹爹外出遇上强盗,送了性命,再然后族里的人侵吞了我爹留下的家产,将我和我娘扫地出门。

    “没过多久我娘就病死了,我为了筹给我娘下葬的钱,就把自己给卖了。其实你问楼里其他姑娘,她们的故事也都大同小异。

    “一般有经验的恩客,大都只是一笑了之,甚至根本就不会问我们这样幼稚的问题,可他却当真了,还发誓说要娶了我,保护我不再受欺负。”

    “我倒是不反对嫁人,但是了解过他之后,我发现他其实也不是太有钱,所以对于嫁给他也兴致缺缺,但是表面上我还是要做出感动的样子。

    “妈妈说男人就是这样,你只有先满足了他们,他们才会用自己的银子来满足你。

    “但是不得不说,在和他的相处之中,我的确也被他的真诚打动了,在不知不觉中动了感情,甚至在最后那晚,当他说要带我走的时候,我的确有过片刻的犹豫。

    “可是我还是退缩了,因为我不知道我们两个能去哪里,就算逃出城去,可等身上的银子花光,还是会走投无路。

    “所以我劝他冷静下来,从长计议,但是他的神色很激动,他说他已经把所有钱都花光了,如果我不跟他走,我就再也见不到他了。

    “还说这是我们唯一的机会,我被他逼得急了,就跟他说我之前都是骗他的,说我对其他男人也这么说,为了榨干他们身上最后一文钱。”

    “而这句话一出口,我就后悔了,我永远都忘不了那一刻他脸上的表情。”红珠道,“那甚至不是失望,只是……空洞,他整个人就好像是被掏空一般,失去了所有生气。

    “我有些担心他,就劝他回家,但是没想到他二话不说,直接从窗子跳了出去。”

    红珠说到这里顿了顿,神色变得无比的苦涩,“是我害了他……是我害他跳下去的,我不该对他说那么伤人的话的,如果让我再选一次,我宁愿跟他出城,哪怕我们很快就会走投无路。

    “年轻的时候我们总是会遇到很多人,碰上真心对自己好的人也不会太放在心上,因为觉得错过了这个,后面也会有其他人在等着我们,但事实往往很残酷。

    “他死后,我也没法再回到从前那种纵情声色的日子里去了,因为我总是会不自觉的想起他,想起那晚他那纵身一跃,好在我那时候也还足够年轻,就找了个之前的恩客嫁了,做他的外室。”

    红珠说完又看向陆景三人,“不知几位为什么忽然对这桩旧事感兴趣呢?”

    陆景没有着急开口,而是先看了眼费捕头,后者立刻心领神会,“陆大侠,夏女侠我忽然想起衙门那边还有事情没做,就先走一步了,两位若是还有其他事情要我帮忙,自可去衙门寻我。”

    “辛苦了。”陆景再次道谢。

    待费捕头走后,夏槐才重又开口道,“我们想请你帮个忙。”

    “帮忙?我能帮什么忙。”红珠显得有些茫然。

    “最近城内青楼发生的那些个命案,不知妇人听说过没有?”

    “有所耳闻。”红珠点头,接着想到了什么,神色微变,“你们难道是觉得这事儿和曾郎有关吗,是……是他的鬼魂回来报复?”

    “也许吧。”夏槐还记得课上学到的东西,并不打算曝露诡物的存在,假托鬼神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那他为什么不直接来找我?”红珠喃喃道。

    夏槐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反而反问道,“如果有办法能让曾书生的鬼魂安息,不知夫人能愿不愿意稍微冒点危险?”

    红珠好不犹豫的点头道,“当然,我要怎么做?”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