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六书网 > 玄幻小说 > 我在当铺鉴宝的那些年 > 第三百二十一章 不甘平庸,甘于平庸,真的平庸

第三百二十一章 不甘平庸,甘于平庸,真的平庸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我在当铺鉴宝的那些年正文卷第三百二十一章不甘平庸,甘于平庸,真的平庸也因此,万飞虽然心中贪婪心起,有心将这一本秘籍收为己有,却还是不敢行这大胆之事。

    在者了,这秘籍真正的源头,还是在那昆仑前辈的身上,就算自己当真昧下了,没有将之大范围印刷,对方同样可以再次找人,将这《武道基础篇》给铺设开来。

    而到了那时候,自己的日子,可就不好过了。

    必然少不了被那等强者,清算的日子。

    想到这里,万飞很快清醒过来,深吸一口气,然后略一收拾,连夜就往印刷坊赶去。

    并派出了家中护院,严格把手印刷坊四周。

    至少在三天之内,除了他本人之外,禁制任何人进出印刷坊,更不允许任何人,将有关这《武道基础篇》之事,给传扬出去。

    他要在最短的时间内,将昆仑前辈所要求的一百万册,给印刷出来,并且以最快,也最短的时间内,将之在整个盛京城,甚至周边城镇,偏远地区,都一一铺设到位。

    力求只要在他们书铺,看到了这本书籍,就能够花钱将之购买回去。

    ……

    “接下来,就是等待了。

    等待那万飞将秘籍铺设开来。

    等待更多的人,购买我所写的《武道基础篇》,然后从中受益,大规模大幅度的提升我的精神力。

    让我的鉴宝手段,也随之大幅度的提升。

    能够开解出更强,也更为复杂珍贵的宝物。”

    陈少君回到住处的时候,已经是深夜时分。

    心中自是十分期待,自己所创出的功法,被更多人看到的情景。

    大周皇朝,以武立国。

    武之风盛行。

    普通人,都已武为荣,就算山野乡村,也有人会那么几手庄稼把式。

    而那些不管出身如何贫穷,资质如何平庸的少年,哪一个没有江湖梦?没有练武成为强者的决心?

    只是限于条件,武所需要的花费,他们只能生生将梦想扼杀,回归现实,逐渐从不甘平庸,到甘于平庸,最后真的变得平庸……

    第二天,陈少君一早起来,就直奔林氏……天下第一鉴宝堂而去。

    而当他到了天下第一鉴宝堂的时候,现场已经人山人海了。

    无数得到消息之人,都是一大早赶到了此地,想要见证一场激烈的鉴宝争斗。

    而且其中许多,都是行业内的,有头有脸的人物。

    昨天没有露面的一些德高望重之人,大人物,这时候纷纷出现。

    刘掌柜早早的在门口,虽然深知对方其实乃是来看笑话的,却不得不笑脸相迎,脸都笑僵硬了。

    其中甚至还有一些有官职在身之人。

    也因此,就连当铺幕后,林家也有人出面,一副八面玲珑的模样,应付着那些官面上的人物。

    林家来的,乃是一个五六十岁模样的老者,名为林泽,是林家的一个族老,身上也有官职,虽然只是闲差,但也位列五品,等闲人也不敢小瞧。

    陈少君在刘掌柜介绍下,见过对方之后,就待在了当铺之内。

    因为都知道,他乃是这一次,十几家当铺联合起来的考验的关键人物,是以没谁敢于轻易打扰。

    至于秦大朝奉?

    早已经躺平了。

    直言根本没有信心,能够接受那些当铺的考验。

    毕竟,他充其量只不过刚刚进阶,才成为朝奉大师没多久,要鉴宝手段多么高明,也不见得。

    应付一般的宝物,自然手到擒来。

    可这一次,事关整个盛京城无数朝奉的名誉,事关‘天下第一’这个名号,其他当铺所拿出来的考验之物,必然不会简单。

    且必然是他们的朝奉大师,都解决不了之物。

    他,自然没有信心,能够应付。

    “胜古当行的赵文大师来了。”

    恰在这时,一道底呼声传出。

    紧接着,金典铺,太阳当铺,徐氏当铺,一角当铺……等等一个个当铺之人,都来了。

    而且这些当铺之人,这一次不倾巢而动,也算是大动干戈了。

    全都拉着一个小队伍。

    最重要的是,还专门以马车,押送了宝物过来。

    一辆辆马车,四面都有强人镇守,显然里面的宝物,绝不寻常。

    也就是林氏当铺所在的这条街道还算宽敞,加上院落内的空间也十分大。

    不然,这么多人过来,还真十分拥挤了。

    当然,这般巨大的动静,吸引过来的人自然不少,熙熙囔囔之间,很多百姓也不由打听了起来。

    有早就知道消息的,自然兴致勃勃的开始讲解。

    于是很快,所有人都知道,这里有一场在朝奉界中,堪称惊人的考验之战。

    如今,林氏当铺若要想将那‘天下第一’挂上去。那么就必须接受来自盛京城各个总共十七个拥有朝奉大师的当铺的考验。

    也就是鉴定完成对方所给出的一件宝物。

    十七家当铺,就是十七件宝物。

    如此,那些当铺,还有对应的朝奉们,才会真正认可,林氏当铺将那‘天下第一鉴宝堂’这样的招牌,真正挂上去。

    也变相的承认了。

    整个大周皇朝,在鉴宝手段方面最强的,乃是这里。

    是有着陈少君坐镇的天下第一鉴宝堂。

    “刘掌柜,废话也就不用多了。

    依照昨天的约定,你们鉴宝堂之中,需要派出人来,鉴定我们各个当铺所带来的宝物。

    完成一件,那么对应的当铺,就会正式承认你们鉴宝堂的实力和地位。

    到那时,我们自然会在你们的招牌牌匾之上,留下我们各个朝奉大师的随身钢印,表明我们对你们,心悦诚服。

    对应的,以后但凡有哪一个朝奉大师不服,就先要过我们这一关,得到我们承认之后,才能够对你们当铺,发起挑战,夺下这天下第一鉴宝堂的招牌牌匾。”

    赵文大师着,微微顿了顿,才一脸严肃的道:“不过,若是你们当铺内的朝奉,没能将我们所提供的宝物给鉴定出来。

    那么就怪不得我们,公开在所有人面前,将那一个招牌给踢爆了。”

    “我们知道的。”

    刘掌柜心里虽然有些担心,但面色不显,只是同意的点了点头,然后就引着他们,进入了鉴宝堂内部。

    “来了。”

    陈少君一旁,早就坐立不安的秦大朝奉这时候豁然站了起来,低喝了一句,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

    而陈少君身边,那位林家来人林泽林老爷,这时候也在陈少君身边低声问道:“陈朝奉,你可当真有把握?

    这一次,事关的可不仅仅是你们当铺,还要我们林家的脸面。

    若是没有把握,趁早认错。

    大不了牌匾被拆,我们林家不要这当铺就是。

    可若是自不量力,害得我们林家在朝堂之上成为笑柄,那可就别怪我没提醒你了。”

    语气之中,难免露出了一丝威胁之意。

    确实。

    在林家人看来,这一场朝奉之间的争斗,实在毫无意义。

    乃是一群朝奉之间的一种自我标榜的表现。

    赢了固然好,可若是输了,却会影响到他们林家的声誉,旁人还会笑话他们林家,管教不严,尽出这种不自量力之辈。

    “林家的脸面?”

    陈少君闻言,眉头一皱,扫了这林泽一眼,道:“我们朝奉鉴宝,可是拿命去搏,与之相比,你们林家的脸面,又算得了什么?”

    林泽的脸色不由一白。

    不知道为何,在被陈少君的目光一扫之下,他心中忍不住发寒。是以这时候根本没敢话。

    待到事后反应过来,心中一阵恼怒,但思及陈少君的目光,心中始终有所顾忌,终究还是什么话都没。

    陈少君自然不会理会这林泽的一番心思变化。

    他那一眼,其实只是单纯的觉得,这林泽太过呱躁,本能中的恼怒表现。

    只是,以他如今的实力,气息非凡,加上那堪称恐怖绝伦的精神力强度,只是稍微流露,自然就会带来恐怖的效果。

    即便林泽本身的实力不弱,面对陈少君,不由自主之间,就已经怯弱了起来。

    “秦大师,陈大师,请吧。”

    而这时候,赵文等人已经进入了当铺之内。

    随即对方望着秦文山和陈少君,语气郑重的道。

    秦文山尴尬一笑,却是将目光望向了陈少君。

    既然已经决定躺平,他所能依仗的,就只有陈少君了。

    顿时,所有人都是一惊。

    没想到,这一次所谓天下第一鉴宝堂的真正主事之人,并不是他们原先所想象中的,早已经名声鹊起的朝奉大师秦文山,反而是另一个,看起来年龄明显小上许多的陈少君。

    这陈少君的名头,他们很多人甚至都没有听过。

    就算有所耳闻,也只是对方当初在珍宝会鉴宝堂之中,侥幸鉴定出了,就连朝奉大师都没能鉴定出来的宝物而已。

    据,他当时才刚成为正式朝奉没多久。

    很多人,之所以对他有一定的影响,只是因为那一段时间,距离此时并没有多久。

    谁也没有想到,对方不声不响之间,就已经成为了朝奉大师。

    如今,更像是作为主事人一般,真正直面诸多当铺内的朝奉大师的考验。

    “等等,如此算来,这人很有可能真有点东西。

    珍宝会之时才刚刚成为正式朝奉,如今才不过月余,就听成为了朝奉大师。

    而且如今更是以主事之人的身份,直面应对诸多朝奉大师的挑战。

    是否就表明,对方的鉴宝实力,是在秦文山之上的?

    而对方有这样的底气,是否就表明,对方当真鉴宝手段高超,自信不弱于任何一个朝奉大师?

    甚至,朝奉宗师?”

    有人心念电转之间,突然警醒。

    想想,这其实是很有可能的事情。

    毕竟就算是朝奉宗师,可也没敢真正将‘天下第一’这样的招牌,往自己的头上挂。

    而陈少君却敢,且付诸于行动。

    虽然年轻人确实气盛了一点,但若没有对应的实力手段,特别是在诸多当铺都已经逼迫上门的情况下……可就绝不仅仅是气盛,能够解释得通了。

    “请。”

    陈少君却是一脸坦然的站了出来,镇定的道。

    这幅表情,可是明晃晃的告诉所有人,要让他们放马过来。

    是以,很快就有一个当铺坐不住了。

    这人乃是天秀当铺的朝奉大师,徐玉民,他冷哼一声,望着陈少君道:“既如此,我们天秀当铺,就当做第一个对你考验之人吧。

    这一次,我们拿出来的,乃是一柄大剪刀。

    上面沾染了鲜红的血液,早在十八年前,就被人送到了我们当铺之中,只是当铺内诸多朝奉,都束手无策。

    在下也自认不能将这一柄大剪刀给鉴定解煞出来。

    如今,就请未来的天下第一朝奉,陈大师出手,帮忙鉴定一二吧。”

    着,自然有人抬着,将一柄挂在木头枕上的大剪刀,给抬了进来。

    这一个剪刀,长七尺三寸,通体漆黑,上下对称,若不是整体比较大,就几乎与普通剪刀,相差无几。

    唯一值得注意的,乃是剪刀的上下两片开合之处,都被鲜红的血液侵染,呈现暗红色。

    显然,这剪刀在之前,曾有过杀生之举,不知剪杀了何等存在,以至于血液长存,并沾染了无尽煞气。

    这才令得其在十八年来,天秀当铺之中都无人能将之鉴定出来,将煞气祛除干净。

    陈少君将目光落在了这一柄剪刀之上。

    灵眼术一扫。

    对于其中的气象,立即了如指掌。

    点了点头,道:“将这宝物,抬进来吧。

    给我一炷香的时间,自然会将这一宝物,完整的鉴定出来。”

    着,陈少君自顾自的就走进了一旁的鉴定房之内。

    “哼,大言不惭。

    我给你一个时辰的时间。

    看你是否真能将这宝物给鉴定出来。

    可别到时候,你走着进去,却只能躺着出来。”

    徐玉民闻言,像是遭到了莫大的侮辱一般,连忙大声道。

    确实,陈少君所的话太气人了。

    他们天秀当铺十八年来,前后两个朝奉大师都看过了,却都束手无策,结果对方一句轻飘飘的一炷香的时间,就能够将宝物鉴定出来。

    这是有多看不起人啊?

    他自然不服。

    《我在当铺鉴宝的那些年》章节将持续在更新,

    7017k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