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六书网 > 其他小说 > 坑爹的一妻多夫 > 34、厢房会见

34、厢房会见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三天后,薛明科找遍了京城的各大小客栈,又去一些和佟府漆行有生意往来的店去询问,可都没有听说佟家有人上京城了。

    门被重重的踹开,正和丫鬟调笑的阮肖卫吓了一跳,拿着葡萄的手抖了抖,那粒葡萄正中红心的落入了丫鬟白嫩的酥。胸里。

    丫鬟惊呼一下,忙羞涩的双手掩胸。

    薛明科看也不看怒喝着:“都给我出去。”

    丫鬟偷偷瞄了瞄二少爷,阮肖卫伸手摸了摸那滑嫩的脸蛋笑:“出去吧,本少爷和大哥有事商量。”

    丫鬟蹲身,忙不迭的告辞退下。

    “大哥,坐。”阮肖卫淡定的招呼,脸上的笑并没有因薛明科那黑黑的脸有减少一分。

    薛明科用脚勾过凳子,端着身子坐下眼神一刻也没离开阮肖卫的脸:“你是不是骗我?”

    阮肖卫瞪大眼,挑眉:“大哥何处此言啊?”

    “我找了三天,根本没有佟家人上京。”薛明科沉着脸,眼里隐隐含着焦虑,至从在弟弟嘴里知道佟月娘的消息,他简直是欣喜如狂,他不去管为什么会如此迫不及待,只知道有一种失而复得的感觉,这次再也不会让这个张狂的脱离自己的掌控了,不管她愿不愿意,他都要让她做自己♀↘,..的女人。

    回到京里的日子,外人看不出但是他自己清楚,他想她,发疯似的想她,白天衙门办公想,晚上夜深人静更是想,辗转反侧间有多少次自己是硬着醒来,宁愿撸、管也不远让侍妾进来伺候,不知道为什么,他不想要在别的女人身上发泄因她而起的邪火。

    可是当这欣喜如狂却因一次次的碰壁而跌入地狱的时候,他的心情是前所未有的焦虑,他想看她,发疯似的想现在立刻马上的看她。

    拳头紧紧的握在一起,那翻滚的感觉若还不让知道是怎么回事,那他真是白活这么些年了。他喜欢这女人,喜欢的程度超过这么多年的所遇到的任何女人。

    “佟家?”阮肖卫杨杨眉,笑道“为什么是和佟家,而不是其夫家呢?”

    薛明科看着他嗤笑一声:“她一个被……姑娘家哪来的夫家.”那个被休两字,被硬硬的止在喉咙间,不知怎么的他不想别人知道她这段不光彩的过去。

    “姑娘?”阮肖卫笑:“哥,你确定你找的佟月娘和我遇到的是同一个人?”

    “什么意思?”薛明科看着他,眉头紧锁。

    “因为我遇到的那个根本不是姑娘,而是梳着妇人头的小媳妇。”

    脑袋哄的懵了,薛明科锐利的双眼霎间变得呆呆的:“你说她梳着妇人头?”

    阮肖卫重重的点头,看薛明科的眼神含着一丝担心:“哥,你没事吧?”

    薛明科仿佛如抽去空气般,胸口变得异常的难受,仿佛,仿佛要窒息般。

    她明明对自己有感觉,却因名分不愿跟自己,而现在再遇确是她嫁于他人。

    “哥,哥。”阮肖卫看着有些蹒跚而出去的薛明科,满脸担忧的唤道。

    薛明科懒懒的摆摆手,身形略显落寞的走了出去。

    阮肖卫望着那空空的院落,神色更是隐晦不明:“佟月娘,你可真是好样的,有趣有趣,竟然能把我哥迷得如此深。”

    齐府里,佟月娘拄着下巴望着桌上的台灯,梨花木的托,绢丝的罩,笼着那晃晃的光线,让人感觉安宁。

    “都这么几天了,怎么一点动静都没。”佟月娘喃喃自语,原本以为薛明科知道自己的消息,怎么也会找上门,可这都四五天了,对方一点动静都没,若不是她身份是他人妇,齐府和国公府又没什么关系,她真想憋着一口气跑到国公府里去找他。

    佟月娘敲敲桌面,一副郁闷呢:“难道时过境迁,薛明科对我没兴趣了?”

    “要是这样,这些男人也太薄情了,这才几个月啊。”哀叹一声,佟月娘搓搓脸颊,站起来对着台灯吹了吹。

    立马光线暗了许多,借着床边的小煤油灯,佟月娘脱掉衣服唉声叹气的上了床,这京城跟自己犯冲啊,没一件事情顺心。

    第二天,满腹心事的佟月娘早早的醒了,精神不济的她让翡翠帮着她上了简单的妆。

    “主子真好看,这随便一打扮就美的跟天仙一样。”翡翠真心赞美,主子平时不喜欢涂抹这些,今儿稍稍一打扮比平日更艳丽几分。

    佟月娘掀掀嘴角,要笑不笑的模样。这几日她都被叫去上房请安,其实也不要她做什么,就立在那听着齐夫人絮絮叨叨的说一些夫妻之道,什么妻子要柔顺,要贤惠,要及夫君之所及什么的。主要目的就是为了让她去佛堂把他的儿子给拉出来。

    佟月娘瘪瘪嘴,心道不要说现在她有外线要发展,巴不得齐安易不宿在房里,就是没这外线,她也不会现在去凑,人家摆明了当她洪水猛兽,现在硬上去只会让对方对她更为嫌恶。

    因此每次从齐夫人房里出来,她都要做做样子去佛堂那晃一圈,也不进屋,在那院子里坐一会走一会,看看树,看看草,然后在把那些空房间转悠一遍,看看时间差不多了就撤。

    这会匆匆吃了些糕点,就带着翡翠往齐夫人那走去,不想才道院门就听的婆子说今天夫人出门了,那看她的眼神仿佛她来的太晚了般。

    佟月娘嘴角抽抽,抬头看了看才刚刚冒出云层的太阳,慢你妹啊,这是存心给她脸子瞧。你奶奶的,你儿子你自己没办法,还怪我身上了。

    不过想归想,姿态还是要做的,对着上房福了福身子:“翡翠,咱们再去佛堂。”

    翡翠一脸难色:“主子,你还没吃早饭呢?”

    佟月娘瞪了一眼道:“胡说什么,什么事情能比的过夫君的事情,走吧。”

    翡翠委屈的哎了一声,随着佟月娘的脚步往佛堂走去,两人走了没多久,就同时回头看向上房。

    只见之前探头探脑的婆子已经消失在门边,想必是回屋里通报某位据说出门的夫人了。

    翡翠见了瘪瘪嘴呸了一声,佟月娘轻拍了下她的手:“行了,走吧。”

    翡翠吐吐舌头,一路上两主仆都不再说话。

    到了佛堂,因时间早院子里有些发冷,佟月娘便进了西厢房,这屋里虽空荡荡,但是比外面却暖和多了。

    “主子,我去厨房帮你把饭菜端来。”

    佟月娘点点头:小心些,别让夫人那边的人发现。“

    “哎,奴婢省的。”说着翡翠便小心的跑了出去,出了院子还探头探脑如做贼般。

    佟月娘轻叹了下气,去了暖阁,伸手撩了撩那壁珠帘子,忽听的门一阵响动,转过身正奇怪翡翠怎么这么快回来。

    就看的眼前一暗,一个高大的身影立马罩了下来。

    “唔……”佟月娘一阵惊呼,没一会嘴唇就被死死的堵住,温软而冰凉的唇如狂风暴雨般的辗转着。

    佟月娘双手紧紧的攥住对方的衣领,心提的高高的。薛明科,薛明科……

    “闭上眼。”浑厚而沙哑的声音让佟月娘紧绷的身子忽的放松了下来,伸手捶了捶他的胸,嗔道:“你吻的我好疼。”

    薛明科低低的笑了下,低头再次吻上那张魂牵梦萦的唇,动作不似之前的粗鲁,轻轻的细细的,如对待万年难遇的珍宝般。

    佟月娘由之前的惊吓慢慢的熔化在他轻柔的包围和缠绵里。

    双手紧紧的搂住他的脖子,主动的踮起脚回吻过去。

    佟月娘的主动更激励了薛明科,双手猛的一缩紧,双唇不离开的横抱起她往内室的空床走去。

    没有床铺的床显的冰冷和坚硬。佟月娘有些不舒服的皱了皱眉,薛明科又重新抱起她,双唇移到她的耳边舔、弄:“要不,站着做?”

    佟月娘微微挣开他的胸,对上他的那火热的双眼,浏览了好一会才伸手轻抚着这张时不时在脑海里回想的脸:“你怎么才来?”

    薛明科的嘴再一次抑制不住的往上扬起,双臂紧紧的圈着她,坚硬的物件抵在她的大腿根,时不时的往上耸一耸:“这么想我。”

    佟月娘没有迟疑的点点头,这话半真半假,她确实有想他但是这想里面,一大半是因为知道他是任务之一,迫切的想要拾回他对自己的感觉,铁要趁热打。

    薛明科心一热,低下头再次捕捉到她的芳唇,没有问为什么想我却不跟我走,没有问为什么想我却还嫁他人为妻。这一切的一切,在看到她的时候,什么都不重要了,此时的他只有一个想法,想要她,想要,发疯的狠狠的想要她。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